设为首页-加为收藏-家家学校

 
动画载入中...loadin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 > 经典案例 > 爸爸的情人我的妻(3)
 

爸爸的情人我的妻(3) 

信息来自:    发布日期:2014/9/15   浏览次数:1259  

                                      

三、血案之后

    那个骄阳似火的正午,紫娟突然回到白小谦的屋里,收拣壁柜里自己的服饰,她打算离开白小谦,回到白重阳的身边。白小谦一眼看见了躲避他数日的紫娟,他那失常的脑子里,即刻呈现出紫娟与白重阳那一夜赤身搂在床上的情景,白小谦的脑袋似乎即将炸裂。特别是紫娟不念夫妻情意,主动帮助狼心狗肺的父亲绝情对付他的那一幕,令他恼羞成怒,深恶痛绝。
    此刻,白小谦彰显着一双仇视的眼睛,他很快从厨房里拿了铮亮的砍刀,快步走了过来,趁紫娟不注意,举刀朝着她那修长的双腿,毫不软手地横砍了下去,只听见紫娟“哇”的一声尖叫起来。鲜血溅在了白小谦卡白的脸上。紫娟倒在血泊中,一时起不来。她紧紧抱住自己滴血的双腿,脸色苍白,湿润的双眼鼓隆着,显得有些怕人。她置身于血迹里,在可怜中不停地呻吟着。
    白小谦生来怕血,他丢下手中的砍刀,撒腿便跑,一气冲下了楼。
    紫娟腿部的伤口很长、很深,鲜血不停地往外流,地板被染得绯红,屋子里充斥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她意志很消沉。过了许久,紫娟才从微弱中鼓起勇气,她不想这样年青的死去。她忍着剧烈的疼痛,慢慢地向屋外爬。她已无法站起,双腿的筋挛已被砍断。她用两只柔弱的手拐,伏地,爬啊爬,终于爬到了楼底,石梯上留下一条弯弯曲曲的殷红的血迹。紫娟没有力气再向前爬行了,一头伏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路过的邻居,忽然看见满身是血的紫娟,赶  紧把她送进了医院。医生即刻组织抢救,紫娟才慢慢地苏醒过来。
    医生说:“筋挛全断了,需要接筋手术,不过没有生命危险了。”守护的邻居见紫娟清醒了许多,便急切地问她:“你这是怎么啦?是谁伤你了?”
    紫娟两眼盯着天花板,她没有更多的说话,只对她们说了一声:“谢谢你们搭救!”
    黄昏时分,白重阳终于赶到了紫娟的身边。一进屋,便急急忙忙地问道:“你这是怎么啦?”只见紫娟呜呜地哭了起来。那哭声,显得很忧柔,在惆怅与苦涩中,飘荡着一种依恋撒娇的味道。
    白重阳心神不定地看见紫娟以泪洗面的模样,心痛得要命,似乎自己的心也在随之而颤、动容而哭。白重阳猜想,十有八九是白小谦干的!他赶忙掏出手机,拨通了白小谦的号码:“嘟、嘟、嘟,用户无应答。”他生气地关上手机,破口大骂起来:“狗杂种!竟然砍人了!”他心痛地俯视着病床上的紫娟,说:“一切由你做主,你说报案就报。”
    紫娟凝视着白重阳,沉思良久。一直不语。一时间,狭小的病室里,显得很幽静。
    突然,白重阳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白小谦打过来的,赶忙接听:“老东西!老色鬼!你占我便宜,我砍了她!你也给我听好了,小心一点!否则,我六亲不认!”
    白重阳沉着一个阴脸,刚想回话,手机“嘟嘟嘟”被挂了。这时,白重阳脸色煞白,怒斥道:“不认了!报,报,报案!”
    紫娟看着怒气横生的白重阳,感到很惊异,她柔声说道:“算了吧,我看,就别把事情闹大了!”停了停,继续说:“本来是我们两个都对不起他,如果把事情闹出去,你和我怎样做人啊?况且,他毕竟是你的儿子我的夫啊!”
    白重阳低垂着头,呆呆地坐在凳子上,闷闷不乐的沉思了许久。最后,终于把心中的怒火降了。
    半月后,紫娟在白重阳地精心照料中康复出院,恢复了往日的阳光与姿色。但她却成了一个跛子,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一点也不好看。每当紫娟拐在大街上,有的人故意在她身后学样, 在她的视线里,看见的总是无数双讥笑的眼睛。
    紫娟走路的那般模样,也毁损着公司的形象和白重阳的光彩。白重阳辞了紫娟的秘书工作,心里开始逐步冷落她,以至于再后来,根本不想再见到她。
    白小谦自那天逃离后,一直没有回家,不知道他究竟隐匿游荡在哪里?
    紫娟孤苦伶仃的在寂寞中生存着。她失去了白重阳,她更失去了白小谦。她消瘦了,曾经那年青红晕好看的脸上,布满了斑迹与皱纹,她开始变老了,不知不觉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失去了一个勾魂女人的魅力。她独自隐存在白小谦那套屋子里,从来没有开心的笑过,她在忧郁之中,无声的希望并等待着白小谦偶然的回归。
    五年后,白小谦从江南回到了M市,他领着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回来了。他要找紫娟离婚。紫娟很失望,哭丧着脸,她不肯。白小谦向法院提起了离婚的诉讼,紫娟也以白小谦故意对她致残提起了诉讼。
    法院认为:离婚成立,分居五年,判决准予离婚;因紫娟背叛丈夫,导致白小谦在精神失常的状态下,不是故意对紫娟致残,但白小谦应承担经济赔偿的法律责任。最后,经调解,白小谦把自己那套价值40万元的房屋,给予紫娟经济补偿。
    后来,紫娟经常独自一人拐在街上,在人群中,让人耻笑,很可怜。白小谦与江南的女朋友结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他与自己的亲生父亲绝情,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他。白重阳老了,他失去了往日的风流,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失去了一切的一切……

 

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岸。回家的心情感觉好!家家心理学校——开心幸福的港湾

报名咨询电话:0539-2022112 / 8303828 QQ:29928418 29928392

家家职业培训学校    临沂心理咨询 (www.lyxinli.com)    家家心理网  
更多
 

临沂心理咨询 儿童青少年心理 婚恋情感 亲子教育 学业职业规划 高考志愿填报 心理医生 焦虑抑郁 失眠睡眠障碍 健康养生咨询
健康管理师 心理咨询师 人力资源管理师 社会工作师 营养师 职业生涯规划师 婚姻家庭咨询师 家庭教育指导师等职业技能认证培训
家是温馨的港湾 家是成长的乐园 家家心理 语厚心晴 家家文化 与爱同行 家家心理健康学校 心理咨询 健康养生 职业教育品牌机构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沂蒙路与开阳路西南润地大厦10楼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26586号 技术支持: www.a539.com